妖不正:)

泪点低于海平线

/贾鬼
/第三者视角
/短打 ooc 极其平淡

我不喜欢,你抱着我。

他淡淡开口却一动不动,丝毫没有挣脱我的意思。我轻轻放开他,空气飘到我的怀里。我心说你又不待在玻璃展柜里,我怎么能忍住不去触碰。  

不会有人忍得住见到暴露在空气中的美丽文物不去摸一下,雕刻着千百年记忆的纹路就那样被慢慢摸散至模糊。他们倒不会一拥而上,而是有序地排好队进行温柔而残忍的杀戮。王琳凯说,他皮肤上还有纹路,是那个人留下的,还有点小痛。“不想让它们消失”。

我说哦。

那个人和我一样也是列队的杀手里的一位,一样迷恋完美的文物。只不过这文物一半是由他创造的,我看得出那美丽的实际是伤痕的纹路。他倒是大胆,直接打碎了玻璃柜子,一瞬间改写了朝代。

我问王琳凯那个人对他来说有多特别,他说,一点点,然后一双圆眼扑闪两下,你别问他啦。

趁他睡着我悄悄牵住他的手腕,一夜无眠。

在历史里留名是一件多么酷的事,我还抱着一丝侥幸。

只可惜史册似乎刚刚被写完。

第二天我去倒垃圾的时候看见公寓楼门口坐着一个男人,黑衣黑裤,刘海几乎遮住了眼睛。隐隐的压迫感让我不适,我赶紧上楼关了闹钟,烤面包煎蛋热牛奶一气呵成然后坐在桌边发呆。

他从身后搂住我的脖子蹭蹭我。

不是说好今天去游乐园的吗?我嗓子低哑回道,我不太舒服,今天不去了好不好。

他嘟囔一声,以前小昊自己发烧了还带我去游乐园。

我盯着他伸懒腰露出来的一截细腰,说乖,困的话回房间再睡会儿。

我想起第一次见到王琳凯的时候,他坐在路边,卷曲的发尾飘在眼睛前面,几乎遮住了那两片消沉的湖。

他们连消沉都是一模一样的。

之后王琳凯问我怎么才能忘记他,问完又大声地笑了说问你顶个鬼用,然后踮脚乐呵呵揉揉我的头发说那试试记住你好了。

我不敢让他出去。那男人一连七天都坐在楼下相同的地方,却从没看过我一眼。我只好次次拒绝了王琳凯出门玩儿的想法。他终于不高兴了,说你瞒我。

我没有胆量破坏亦或是重塑他,我知道他其实拒我于千里之外,不只是皮,他连骨都刻上了前朝的君王之名。

黄明昊。

我即便狠狠摔碎他,那纹路也在的。但我不舍得,不舍得摔碎他,我只是想要他在我的玻璃柜里多待一小会儿,他的气息是我要狠狠记住的。

于是第八天的早上我狠狠抱住他,他软绵绵地推我,我拥紧他纤细的骨骼,说王琳凯,你走吧。

他吃吃地笑了,你说什么呢,我早饭还没吃着呢,你煎的蛋确实比那谁的好吃。

我想起王琳凯第一次吃到我煎的蛋时那浮夸却真实的表情也笑了,那会儿他告诉我就冲这煎蛋也得赖我这儿了。我看他坐下来拿起面包准备开吃,赶紧弹他脑门,小骗子。他捂着额头说你干嘛啊,我哪儿骗你了!

他最后还是走了,没人说一句再见。我清楚不会再见了。他也没告诉我他有没有记住我,或者我煎的蛋。我一个人站在五楼的落地窗边看着黄明昊把他按进自己怀里,他们就像画一样一动也不动。

我在苍凉中恍然醒悟。

我曾经做了一回图谋不轨的窃贼,盗走了遗失的美丽碎片。

现在,所有的故事都拼回了原样。

—end—

深夜睡不着产物 美好属于48呀

评论(1)
热度(12)

© 妖不正:) | Powered by LOFTER